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2. 资讯中心
  3. 行业新闻
  4. 清洁能源发展政策转向

清洁能源发展政策转向

世界纪录是用来连续打破的,在清洁能源消纳领域,中国试验探索行稳致远。

  6月20日零时至28日24时,青海将连续9天216小时全部使用清洁能源供电,所有用电均来自水、太阳能以及风力发电产生的清洁能源,此举将继去年的“绿电7日”之后再创世界纪录。

  2017年6月17日零时至24日零时,青海省实现连续7天168小时全部使用清洁能源供电,打破葡萄牙电网在2016年创下的107小时全清洁能源供电纪录。与去年相比,今年电网规模进一步扩大,全省电源装机达到2640万千瓦、负荷达到850万千瓦、日均电量1.89亿千瓦时,分别增长13%、17%和8%。其中新能源装机达1070万千瓦,增长42%,占比达到40.6%。预计新能源日均发电量5300万千瓦时,同时优化火电开机方式,进一步减少对火电依赖,仅保留确保北部电网电压支撑的火电最小出力,较“绿电7日”降低61%,电量全部通过市场交易方式送往外省。

  青海试验仅仅是中国在清洁能源消纳上的一抹剪影。

  2018年6月14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8》(下称《发展报告》)中提到,新增装机规模创历年新高,新增装机的结构和地区布局进一步优化,新能源发电布局继续向东中部转移,弃风、弃光现象明显改善,四川、云南弃水电量也分别比上年有所减少。

  在2017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做出了用发电权交易增加清洁电力供应,加快电力市场建设,大幅度提高电力市场化交易比重等重要指示。李克强总理也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要求,持续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大力推动降电价。清洁能源消纳和降电价成为2018年电力行业的两大“重头戏”。

  回溯清洁能源的发展进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持续在供给侧“发力”,运用财政补贴等激励工具促进开发,在拥有富裕新能源的西北地区形成了规模化装机。但近年来需求侧问题凸显,电源弃置严重,政策重点也随之转为提出更加明确的要求,赋予需求侧更加明晰的责任,通过市场化手段刺激需求。

  供给增加,补贴承压

  根据《发展报告》,全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68865万千瓦,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38.8%,分别比上年和2010年提高2.2个和11.7个百分点,全国新能源装机占比16.5%,较上年提高3个百分点。其中,光伏扶贫、光伏领跑者、光伏发电上网电价调整等政策促进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新增5341万千瓦,比上年多投产2170万千瓦。虽然才刚到十三五中期,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就已经超过国家十三五规划目标。

  装机规模的大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曾经持续的“补贴”模式,但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补贴“退潮”的迹象日益明显。

  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进一步降低了纳入新建设规模范围的光伏发电项目标杆电价和补贴标准,普通光伏电站标准,“自发自用、余量上网”模式的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也降低5分,具体为每千瓦时0.32元,符合国家政策的村级光伏扶贫电站标杆电价保持不变。《通知》还明确,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加快推进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所有普通光伏电站均须通过竞争性招标方式确定上网电价,国家制定的普通电价只是作为招标的上限价格。

  《通知》引发光伏业界“地震”,甚至诸多新兴产业,如新能源汽车等也开始思考补贴政策的走向,并对本行业何时达到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进行预估和测算。

  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王仲颖、任东明、高虎2012年合著的《可再生能源规模化发展战略与支持政策研究》一书中预测,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会在未来数年内快速增加,导致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费用分摊资金需求急剧增加。而中国公共财政资源仍然相对紧张,可再生能源的稳定财政收入支持机制并不清晰,可再生能源电力附加额度上升空间有限,可再生能源产业资金需求与有限的公共财政资源矛盾会日益突出。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2018年6月11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张满英指出,降低电价的其中一大考虑就是补贴缺口增长过快。截至目前,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累计约1200亿元,并且还在逐年扩大。去年以来,分布式光伏发电呈现高速发展态势,今年1月-4月新增装机近900万千瓦,同比增长约1.8倍。按照分布式光伏新增1000万千瓦测算,每年需要增加补贴约40亿元,补贴20年,总计需要补贴800亿元。分布式光伏发展过快,也存在不少风险,需要通过价格杠杆发挥适当的调控作用。所以,这次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也相应下调5分。

  2017年10月底,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通知》(发改能源【2017】1901号)分布式市场化交易试点文件,很大程度上其原因也是为了减轻补贴压力,让分布式电源和用户之间能够拥有更多选择,为就近消纳创造更大需求。

  鼓励清洁能源供给侧“大干快上”的政策环境正在逐步改变,推进需求侧消纳成为新的重点。


在线客服